当前位置: 首页 > 权威发布 > 每周一案

【每周一案】(186)一个“土皇帝”的覆灭——赫山区龙岭工业集中区光明社区陈义生涉黑案剖析(二)

来源:益阳市纪委监委 作者:易纪轩 发布时间:2021-01-25

2020年12月29日,益阳市扫黑办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了“10·15”陈义生案、“11·24”黄良案、“9·10”唐珀鸣案、“3·06”聂纯昌案4起重大涉黑案件办理等情况。近期,益阳市纪委监委组织撰写了4起案件的剖析材料,现刊发陈义生案系列稿件:《操纵选举把控村支两委》《强揽工程敛财千万》《多行不义食恶果》,以警醒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村(社区)干部。

强揽工程敛财千万

2017年4月,湘银公司通过司法拍卖获得了原益阳家家润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家家润)位于光明资管委的资产。

但公司进场不久就遭遇了围堵。十几个村民围在厂门口闹哄哄地叫嚷“还我血汗钱”!门框上还挂着“还我农民工工资”的横幅,厂门口有人开着铲车堆放渣土。

尽管公司负责人反复解释原家家润的债务与他们无关,建议他们依法提起诉讼解决,但这些人仍坚持“原老板欠下的工程款,现在谁使用厂房就找谁要钱。”

这事的幕后指挥便是陈义生。

2011年,家家润到光明村投资建厂时,基建工程早已以包工包料的形式打包签给了一家建筑公司。但在施工过程中,因为不断遭遇村民阻工、闹事,公司被迫先后将一栋五层办公楼、一栋六层宿舍楼和一栋厂房的基建工程交给陈义生等人施工,而工程造价却在原合同价的基础上被凭空提高了约50元/㎡。再后来,围墙、道路、绿化、锅炉房等附属工程,也被陈义生一伙强行承揽。最终,被他们强揽的工程总造价达1000多万元。

陈义生等人逼跑家家润公司老板后,确实有少量工程尾款未到手,看到来了新的“接盘侠”,他们又接着闹事。

湘银公司不愿出这笔冤枉钱,试过报警、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请当地政府出面协调、自己主动出面求情等各种方式解决。怎奈“斗争”经验丰富的“村民”们很有“章法”,他们轮流值班,贯彻陈义生“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游击”战术,每次政府或执法部门的人一到现场调停、出警,这些人就悄悄溜走,留下一地狼藉。

反复拉锯战后,湘银公司股东们认了怂,知道不出钱摆不平这些“地头蛇”,被迫支付145万元才被获准进厂生产施工,其中陈义生个人分得61万元。

家家润和湘银公司的遭遇只是诸多入村企业的一个缩影。法院判决认定,落户光明村的10家企业,有8家的工程被强揽,强迫交易达16次,强迫交易金额2000多万元;被敲诈勒索2次,勒索财物近200万元;2家企业被无端聚众滋事。

陈义生等人打着村委的牌子组建了“光明基建队”,在强揽工程的分工上,陈义生唱黑脸,负责组织指挥、工程管理及投资;李中秋唱红脸,以村委名义出面和政府、企业老板“协调”工程项目。

“政府的工程,都是李中秋以村委的名义去拿。企业的工程,都是由李中秋或我出面找企业老板“打港”(益阳方言)、阻工要来的,我们看上了的工程,就没有要不来的。”陈义生这样向办案人员炫耀。

所谓“打港”,就是去找企业老板要工程做,企业老板不答应就语言威胁,威胁无果就组织村民闹事、阻工,有时还搭帐篷安排村民轮流值班打持久战,这样一来,还真没有他们要不到的工程。

跟着陈义生有工程做,有钱赚,成了光明村民的普遍认知。一些头脑灵活的人便紧紧跟在陈义生屁股后面跑,听他调摆,替他卖力。曾因犯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开设赌场罪三进宫的刑满释放人员陈国军,以前靠自己的“名气”也能揽到一些小工程,陈义生向他伸出“橄榄枝”时,更是一拍即合。入伙后,在推进工程进度、打压不听话的村民、给不听话企业“制造”麻烦时,陈国军都积极冲在前面,充当打手。

垄断了村里的建设工程,陈义生、李中秋一伙人轻轻松松获取了巨额利润。打着光明村集体幌子承包回来的97个政府工程,协议主体是村集体,施工和获利的却是个人。查遍光明村委的账目,这97个工程的收入没有一个入了村账,也未见缴纳一分钱管理费。

“2009年到2015年,我和李中秋通过搞工程获利2000多万元,每人分得1000多万元。”归案后,陈义生统计了自己7年时间里通过建设工程项目非法获利的情况。

2016年以后,因儿子陈瑛正式回村履职,陈义生决定慢慢脱手村里的事务,以培养陈瑛在村里的势力,自己则去外地做投资。可惜,事实证明他的投资眼光不咋地,他很快赔光了之前在村里强揽工程的获利,还背负了数百万元的外债。

陈义生等人称霸一方,为非作恶,他们的结局怎样?请看第三集《多行不义食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