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权威发布 > 每周一案

【每周一案】(162)他瞒天过海骗了一栋楼--益阳高新区朝阳街道羊舞岭资管委原支部书记曹浩违纪案剖析

来源:益阳市纪委监委 作者:易纪轩 发布时间:2020-07-27

在益阳高新区朝阳街道羊舞岭资管委辖区内,有一块位于商业黄金地段的建设用地以及一栋四千余平方米的综合服务楼,这本属集体所有,但却被资管委原支书曹浩变更到了自己名下,在10多年里,成了他个人的“提款机”,直至2019年7月他因侵占集体资产、涉嫌诈骗罪被立案调查。

曹浩是如何瞒天过海骗取到这一巨额集体资产的呢?

2005年底,湖南城市学院进行整体搬迁,在羊舞岭村征地1250多亩,让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村庄开始“热闹”起来。为支持村集体经济发展,湖南城市学院经研究,决定与羊舞岭资管委合作开发教师住宅区的配套综合服务楼。

“大概是2006年7月,我代表羊舞岭村与城院房地产公司签定了一份《协议书》,约定由学校提供教师新村配套综合服务楼建设用地,建成后产权归学校所有,羊舞岭村享有2006年至2046年共40年的经营收益权,经营收益归投资方。”据曹浩回忆,根据协议城市学院提供建设用地931.7平方米,羊舞岭资管委缴纳120万元获得该地块经营权。

“城市学院提供的地块位置好,商业开发增值潜力大,我想承包下来自己开发。”据曹浩交代,为获得这一地块的开发建设经营权,他在组织村民代表大会商讨开发事宜时,明知资管委有开发能力,却以资管委无资金为由,提出给他个人承包,并承诺个人出资组织村民代表去北京旅游一趟。在会后和北京旅游途中,村民小组长和村民代表或碍于情面、或随众附和,都在同意本村村民优先开发的会议纪要上签了字。

就这样,曹浩利用职务便利伪撰“民意”,个人出资120万元将该配套综合服务楼开发建设经营权揽入怀内,然后给了村里10万元的所谓“利润费”。

建成后的配套综合服务楼南临城市学院校区,西接教师新村,北靠羊舞岭村安置基地,共有五层,建筑面积4500余平方米。在建设过程中,就有很多人前来咨询租赁事宜,这让曹浩对楼盘产权产生了觊觎之心。随后,曹浩多次向城市学院提出该栋楼是他出钱建的,要求将产权办至他个人名下用于贷款筹集后续建设资金。但城市学院明确表示该项目是为了支持羊舞岭资管委发展,产权办至曹浩个人名下明显违规,只同意将产权办至羊舞岭资管委或羊舞岭资管委指定人员,同时羊舞岭村需补交60万元收益款。

为了让自己成为协议里羊舞岭资管委的“指定人”,2009年,曹浩代表羊舞岭资管委与城市学院签订了产权变更补充协议,并刻意对村干部和村民代表隐瞒了这一协议。

然后,曹浩找到其远方亲戚王某帮忙,王某以其公司名义出具了一份虚假购房合同,证明曹浩出资从城市学院购买了整栋楼产。曹浩拿着这份虚假购房合同,将整栋楼的房屋产权办至个人名下。后又经过多次运作,于2010年将该地块性质由住宅变更为商业用地,并通过产权分割过户到其个人名下。

至此,曹浩如愿获得了综合楼的房屋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看到这么一大栋楼的租金流进曹浩的腰包,村民对此议论纷纷,开始质疑该栋楼的归属问题,几经周折得知该栋楼已成了曹浩私产。

这下,村民们炸开了锅。曹浩自知获取该房产的手段不正当,为平息村民愤怒,他又故伎重演,对村民代表施以小恩小惠,各个击破。

为了“合情合理”取得村民代表的事后同意,2015年,曹浩再交了5万元到资管委。交钱后,曹浩个人搞了一个与资管委的协议,协议“认可”其依法取得该用地使用权和房产,并串通时任支书黄某盖上了羊舞岭资管委的公章和黄某的私章。

为充分体现“民意”,曹浩和其私人关系很好的时任村干部蔡某分头找村民代表在协议书上签字。为拿到村民代表的签字,又不让其知晓内情,曹浩和蔡某挨家挨户上门,递上一包“和天下”香烟,拿出签字的最后一页,让村民代表在不看前面内容的情况下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据调查,曹浩先后向羊舞岭村支付了15万元。经有关单位评估,曹浩名下这栋教师新村配套综合服务楼价值984万元。

假的永远真不了。曹浩的运作手法再精明,也掩盖不了集体资产最后落至他个人名下的事实。

经群众举报,2019年4月,益阳市纪委监委将羊舞岭村干部涉嫌严重违纪、职务违法问题指定资阳区纪委监委审查调查。7月,资阳区纪委监委对曹浩采取留置措施。加上其他违纪问题,9月,益阳高新区纪工委给予曹浩开除党籍处分,其违法犯罪行为由案件承办单位移送司法,该栋房产也将依法收归资管委集体所有。

在开发建设过程中,为村级组织留存一定的用地,是改善民生的一个重要来源,但其收益应由村集体和集体成员依法共享。本案中曹浩利用职务便利,将本来属于集体所有的价值近千万的综合服务楼侵占,成为吸附在村级集体利益上的蛀虫。村集体资产如何保值增值?集体成员的合法权益如何保障?各级纪委监委要进一步加强农村集体资金、资产、资源的监管,严查资产经营、财务管理、收益分配等方面的违纪违法问题,推动村集体“三资”管理制度化、规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