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权威发布 > 每周一案

【每周一案】(152)他腐败的根源是甘于被“围猎”——沅江市原城建投党组成员、总工程师兼工程部部长刘红平违纪违法案剖析(一)

来源:益阳市纪委监委 作者:易纪轩 发布时间:2020-05-09

导语:党的“十九大”以来,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处了一批腐败案件,分析这些案件,发现仍有一些党员干部忘记初心使命,政商关系不“清”,甘被老板“围猎”,大搞权钱交易,沅江市原城建投党组成员、总工程师兼工程部部长刘红平就是其中的典型。系列稿件《“借”背后的玄机》、《亲而不“清”甘被“围猎”》、《钱权勾兑的“潜规则”》将对其腐败之路进行剖析,以作警示。

刘红平违纪违法案剖析(一)

“借”背后的玄机

“五一”临近,疫情渐渐散去,沅江市的城市建设也开始“复苏”,忙碌的工地上,一个身影再也不会出现了,这个人就是刘红平。2019年6月,刘红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市纪委监委留置。

2019年3月,沅江市涉黑对象聂纯昌在“扫黑除恶”行动中落网。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些与聂纯昌有经济往来的人陆续被组织谈话,刘红平闻讯后内心开始忐忑不安:“我借了聂纯昌30万,已经五年多了,还没有还钱,这笔钱会有问题吗?我会因此被调查吗?”

于是刘红平拿自己的问题半遮半掩的请教一些“专家”:“有个朋友借了聂纯昌几十万,一直没有还,会有问题吗?”

“如果只是正常的借贷,应该没什么问题,交代清楚就好了。”这些回答却并没有让刘红平安心下来,因为除了这30万的借贷往来,刘红平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秘密”。

主动自首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就在刘红平犹豫不决时,纪检监察机关对他采取了留置措施。刘红平与聂纯昌之间30万借款背后的谜团也随之浮出水面。

“那是2014年4月的一天,建筑开发商老板陈某找我借30万元救急,许了我3分钱的利息。”坐在谈话室里,刘红平向办案干部一五一十地交待问题。

刘红平答应了借钱给陈某,但又不想从自己身上掏钱,就想到了找聂纯昌周转30万。

“聂纯昌是混凝土公司老板,又是亚泰典当行的老板,他有钱,私底下对我也挺‘照顾’,酒桌饭局上曾多次表态,说我遇到什么困难尽管找他,于是我就找他借钱。”果然,刘红平一个电话就顺利借到了30万。

一年以后,陈某归还了刘红平30万元本金,另外还奉上了10万元利息。一分没出的刘红平得到了这10万利息,五年多过去了,这笔30万借款仍静静地躺在刘红平的户头里,聂纯昌也没有催还。

“你完全有经济能力还钱,为什么不还?”办案人员对刘红平的这番“操作”感到费解。

“一开始我确实打算还钱,有次我特意和聂纯昌说起还钱这回事,但他说我俩关系好,不用急着还钱,说完就急冲冲地走了。”刘红平回忆。

“那这之后,你还有还钱的打算吗?聂纯昌为什么肯借你这笔钱?你自己是怎么看待的?”

“那次没有还成,我就没想过再还钱了。”面对办案人员的问话刘红平交代道:“那时我是城建投工程部部长,聂纯昌不少工程业务都需要我关照,特别是一些工程款的审批。聂纯昌不缺钱用,但他想从我身上赚钱,就像很多施工老板经常也会用各种手段明里暗里给我一些‘好处’,这笔钱聂纯昌估计也是想当作‘好处’给我,借出去就没想收回了。”

刘红平的交代彻底暴露了这30万借款的本质。除了这笔“借”来的30万,刘红平还交代了更多打着“借”字招牌的违纪事实。

2012年,服务对象甲以手中标段需要交纳保证金的名义向刘红平“借款”100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支付刘红平利息50万。2018年,服务对象乙向刘红平“借款”70万,按月息3分的标准,支付刘红平利息18.9万。

“一些施工老板希望通过刘红平来承揽工程赚取更多的利润,考虑到刘红平做事比较谨慎,于是就采取了向刘红平借钱,同时给予高额利息这种他们觉得更加隐蔽又更‘名正言顺’的方式,向刘红平输送利益。”办案人员分析。

可惜,这些精心谋划的“障眼法”终就没有逃过办案人员的“火眼金睛”,“借”背后的玄机已经显露了刘红平权利寻租的冰山一角,继续往后查还会探寻到什么“秘密”?请看下回《亲而不“清”甘被“围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