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风廉韵 > 清风故事汇

【清风故事汇】(135)他们曾经是红军

来源:市纪委监委宣传部 驻市人大机关纪检监察组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2-24

他们是幸存者,刀枪在身上留下伤痕却没有失去生命,枪声沉落后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孤身上路,万里还家。出自田亩还于田亩,离别故乡回归故乡。在求生存和追逐新的美好生活的博战中,在转战大半个中国的征程里,“红流”(红军流散人员)连接着两端,一端是开国大典时那些戎装整肃的将帅,一端是那些血溅沙场葬身荒原的将士。

新中国成立后,“红军流散人员”每月领取35元的政府津贴,他们在清贫而又平稳的生活中度着余生。

1989年,摄影家阎新法来到河南省新县,大别山深处的一块英雄的土地。他被震撼了,这些平常得像老家大爷大娘一样的“红军战士”,这些书本里描述的钢铁般的人物和故事,就这样平平淡淡地在眼前展开。这个特殊的农民群体,他们从不把参加红军的历史当作聊天的内容。在他们的心里,那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数十年间,没有一位老人据此向国家伸手,尽管他们的生活依然贫穷。无人炫耀,无人张扬。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政治资本”,什么叫“包装”。风雨侵袭的他们,只知道收拾好田亩,才会春播秋实。他们身上具有农民的一切特质,惟独没有的是利用自己的心路历程“作秀”于社会。他们知道创建共和国大厦的艰难,所以从不会去挖祖国的墙脚。

拍摄10年后,1999年阎新法摄影集《红流100》出版,轰动整个摄影界、新闻界。有人将这本书作为寿礼送给当时92岁的张爱萍将军,老将军热泪盈眶。2001年河南省另一位青年优秀摄影家陈更生再次将镜头对准了这些曾为共和国的建立付出巨大代价的功勋们。

在这些老人的背景上,人生壮怀激烈的时辰和忧郁的时辰都是短暂的,老人和那些身居高位的战友们一样,无论身处怎样一种境况,他们都在平和、满足和不息的劳作中才寻到了内心安宁和福祉的源泉。

清风寄语:

在共和国的史册上,可能没有留下名字,但在共和国的大厦里,永远都刻印着红军的精神。不仅是战时的英勇,还是战后的淡泊,无不坚守着党员本色。

共产党员就是要从摆正自身心态入手,淡泊名利。这是一种共产党人的境界,更是一种高尚的追求,名利害人,人只有淡泊名利,才能摆脱苦恼,才能活得坦然豁达,活得轻松自在,才能守得住清贫,抵得住诱惑。

看淡名利,慎交“有用”之友,多交“有益”之友。不论身份地位,只求真诚致远,把挚友当做一面镜子,照见自己的得失。

在每一个安宁祥和的节日里,我们不能忘记革命先辈们的付出。在每一天为人民服务的践行中,我们都要学习先辈们的精神,自我净化、自我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