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主任一职之争
点击数:    时间:2019-12-19
     

 

大唐区住建局办公室主任老王即将退休,眼瞅着位子就要空出来,局里的有力竞争人选有两位,一位是局办公室副主任李曾,另一位是局重点项目办的副主任张靖。

张靖年轻有为,研究生学历,来局里还只工作5年,便被提拔为重点项目办的副主任,其人专业素养强,为人也忠诚质朴、扎实肯干,属于干事型人才,局长老马看重,但对办公室的业务还有所欠缺。

而传闻是办公室主任不二人选的李曾,在局里经营十年,人脉深厚,同事关系好,且极为熟悉办公室业务。本科学历,为人八面玲珑,也深得局长老马的赏识。

接理说,在办公室工作这么多年,李曾比张靖更有优势,可李曾有块“心病”,那就是张靖学历高,又年轻肯干,局长老马也挺喜欢,要不然怎会不到5年的时间就提拔到重点办的副主任。怎么才能把张靖比下去呢?成了李曾每天要琢磨的一个功课。

这天,张靖办公室来了一位客人,李曾恰巧路过。“咦,这不是高中同学李大嘴嘛,他来这干嘛的?”李曾边寻思着边走回了办公室。

5分钟过后,李曾的办公室门被敲响了,“请进......”李曾说道。

“哎呀,真是你啊,曾伢子。”李曾闻声看去,来人正是李大嘴。

“呀,大嘴啊,好久不见啊。”

“是啊,曾伢子,咱哥俩怕有些许年头不见了啊。”

“那怕有个十来年了至少。”李曾问道,“大嘴,你来办事的?”

“是啊,有个项目上的事,老板要我跑下你们局里,对了,那个张主任,曾牙子,你熟不。”李大嘴问询道。

“熟呀,都好多年的同事了。”李曾回复道。

“那就好了,那就好了。”李大嘴不仅笑开了花。

“是这么个情况......”李大嘴坐下来,跟李曾一五一十的说开了。

原来李大嘴的公司有个项目,需要到局里走程序,问题是这程序过程中李大嘴公司项目的一些手续不齐,但项目的启动又着急,于是公司那边三番五次的派人来局里沟通,今天特意派来了李大嘴,这伶牙俐齿的角色。

听完李大嘴的一番述说,李曾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不动声色的说,“大嘴,我给你出个注意......”随后附在李大嘴耳边嘀咕着,“今晚你就去他家登门拜访,我这边也会和他打招呼。”

李大嘴有点犹豫,“曾伢子,这样行得通不,我可听说他从不收礼,公司前面派出的人都被他怼回去了。”

“就是石头也有缝,你多动下脑筋,想法设法让他收下,只要他收了,你这项目保准成了。”“哦,对了,如果他收下,你找机会拍个照,我保证你这项目顺利无比。”李曾意味深长地一笑。

当晚,李大嘴去了张靖家,事情办好后告诉了李曾:张靖不在家,他跟张靖妻子说了一大堆子好话,好说歹说才送出两瓶茅台外加五千块红包。

“张靖收礼了!天助我也,现在把柄在握,我看你怎么跟我争,年轻人啊,这还是忍不住诱惑啊,跟我争太嫩了点。”李曾心中暗喜,仿佛看到办公室主任的位子在向他招手。

两天后,李大嘴打来电话“曾牙子啊,这姓张的真不识抬举,礼也收了,我公司那项目审批还卡着。”

“不应该啊,按理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啊。”李曾也是诧异道。“这样,大嘴你先别急,我帮你去探探情况。”

“那行,那我再等等。”说完李大嘴便挂了电话。

“张主任,我有一事咨询。”李曾来到张靖的办公室说道。

“李主任,您是前辈,太见外了,只要小张能帮忙的,只管说。”张靖客气道。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帮我一老同学咨询下,最近同学聚会,我一老同学正好一项目在我们这大唐区,听说跟我们单位还有点联系,好像叫顺什么来着.....”

“莫非是顺风建筑集团?”张靖思索了片刻回复道。

“对对对,就这个......张主任,是跟我们单位有联系嘛?”李曾试探性的问道。

“有点联系,他们公司一项目的审批在我这,不过项目相关手续还差点,所以我没同意。”张靖一五一十的说道。

“哦......”李曾若有所思。

回到办公室,李曾眼珠一转,拨出了一个号码“喂,大嘴嘛,这事不好办啊,你这样......”

第二天,一份实名举报信到了大唐区纪委,区纪委对此十分重视,派出调查组找到大唐区住建局相关领导及张靖本人进行谈话。消息由此传开,说是张靖利用手中权力设卡违规收取礼品红包,大家纷纷议论:“在从严治党的新形势下还敢收红包,不是往枪口上撞嘛!”“这张靖平日看着正儿八经,暗地里还耍这小手段。”李曾闻言得意洋洋。

第三天,李曾趁着给局长老马送文件的机会,想在马局长身上探探事情发展的情况,问道:“局长,您说张靖这小伙子平日里表现如此优秀,怎么如此糊涂。听说举报人有当时送礼的录像,证据确凿,这么年轻有为的干部可惜了啊,您说组织上会怎么处理啊?”

马局长突然笑了,“组织不会处理张靖,纪委那边也调查清楚了。”“什么?”李曾瞪大眼晴。

“因为他收到酒和红包的第二天,就特向我报告了此事,还将酒和红包一并登记上交了。”马局长收起笑容,严肃地看向李曾说,“李曾啊,你也是局里的一名老同志了,也是我挺看重的一名干部,我听纪委那边的反馈,那名举报人认识你,而且好像说的是你教他去贿赂张靖的啊!有没有这回事?”

“这......局长我......我只是想考验下张靖!”李曾无力地辩解道。

马局长叹了口气,挥手道:“其实我本很看好你,张靖这小伙是挺不错,但毕竟办公室的工作还是你最熟,这次何尝不是对你的考验!”看着马局长失望极的样子,李曾坐立不安,羞愧难当。

不久后办公室主任一职的竞选工作开始了,李曾几经思考主动退出了办公室主任的竞选。

 
     
     
来源:赫山区纪委监委    作者:何 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