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巩乃斯河
点击数:    时间:2019-12-31
     

 

初识巩乃斯河,是在今年八月去新疆伊犁旅游的时候。

那是八月中旬的一天清晨,我们一行从新源县的哈萨克第一村出发,去那拉提国家森林公园游玩。过检票口后,先乘摆渡车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朝公园内各景点驶去,两边的景色不时从视野里掠过:近处,绿的是河谷杨、密叶杨和天山桦以及山杏、沙棘等南方鲜见的珍贵树种;艳的是在阳光下争奇斗艳的格桑花和各种齐腰深的无名花草。远处,平坦的是一望无际的那拉提大草原,彩色地毯一样把大地装扮的五颜六色,欢快的牛羊点缀其中,显得生机勃勃。我们再把目光推向远方,天山雪松卫兵一样笔直地矗立在逶迤的山坡上,直刺蔚蓝的天空……这种粗犷地壮美,不同于江南水乡那种小家碧玉的精致,别有一番韵味,令人心旷神怡。

这时摆渡车内悠然地响起一阵明显带有新疆哈萨克风格的乐曲,余音缭绕般地飘入我的耳廓,舒缓、悠长、带有一股淡淡的忧郁与浓浓的乡愁,十分的悦耳动听,一扫我们因连日来的马不停蹄而带来的疲倦与怠意。

“这是一首什么乐曲啊,太好听啦?”我连忙朝为我们开摆渡车的哈萨克小伙子问去。

“《傍晚的巩乃斯河》、《傍晚的巩乃斯河》!”,小伙子怕我听不懂他的新疆普通话似的连说两遍,满满的骄傲写在脸上。

“这是我们哈萨克族歌手塔斯肯演唱的,非常有名哦!”他又得意地补充道。

“那拉提的晚风吹动了山坡,吹弯巩乃斯河,刚好我的姑娘唱着情歌,一个七岁男孩打马走过……”,多么令人神往啊!

“巩乃斯河在哪呀?”我连忙问。

“不急嘛,呆会儿您就看得见啦!”,这位晒得一脸黑红黑红的哈萨克小伙子卖关子地答道。

不一会儿,我们的摆渡车转过一片小山岗,突然跃入眼帘的便是一望无际而又色彩斑斓的山间盆地——那拉提高山草甸草原,草原的尽头有一条时隐时现的小河,不时地翻腾起白色的浪花。

心想,这就是巩乃斯河吗?这就是那首悦耳动听的《傍晚的巩乃斯河》吗?

摆渡车继续风尘仆仆地朝草原腹地驶去,在一片开满格桑花的河谷停了下来。

“这就是巩乃斯河了”,那位哈萨克小伙子介绍道。

我们随着司机指引的方向瞩目眺望,只见一条十余米宽的河道上怪石嶙峋,河水中不时腾起一两朵白色的浪花,水道不过两三米宽,水流时而平缓时而湍急,时而与公路平行时而又消失在密林与山峦的背后,只有河道边高耸入云的雪松,才依稀可以判断出巩乃斯河弯弯曲曲地向西流去.....

“巩乃斯,是准格尔蒙古语,意为向阳坡,巩乃斯河全长258公里,发源于天山山脉,向西汇入伊犁河。我们这是河的上游,最美的河段当然是中下游了。”,这位摆渡车司机如数家珍地说。

也难怪,一条才258公里的小河,当然无法和内地的黄河、长江相比,也无法与我们家乡的湘、资、沅、澧四水相比。用我们江南水乡人的眼光来看,眼前的巩乃斯河不过是一条稍大一点的溪流,这与我们通过艺术的审美而获得的先入为主的感受多少有点失落。

其实不然,巩乃斯河的美是独特无二的。这不,我们下车徒步,沿着河谷走了约摸半个小时就领略了她的壮美。首先,她的美来自其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她流经平坦的九曲十八弯般的河滩草原时,河面像极了一面镜子,仿佛水流在静止,时间也在静止。此时此刻,你什么都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只需静静地躺在草原上,或遥望蓝天或闭目养神,任秋虫呢喃,任晚风吹拂;她流经逼仄的河道或遇到凸起的怪石时,河面却像极了战士,水流从山谷中喷薄而出,咆哮着向敌人发起冲锋,仿佛要撕碎阻挡她前进的敌人。此时此刻,巩乃斯河水是欢唱的,天空的游隼是欢唱的。其次,她的美还来自其独特的山水一色。巩乃斯河虽没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般的辽阔,但山中有水,水中有山,河水时而在草原上静静地流淌,时而像白色的练带在山峦间环绕,时而从山崖中的某个断口一泻千里.....

极目远眺,巩乃斯河就镶嵌在巍峨的天山之间,滋润着广袤无垠的那拉提草原,河畔上零星点缀着白色毛毡、袅袅炊烟、悠闲的牛羊、高耸入云的天山雪松、白桦林、还有碧空如洗的天穹,好一幅美如画卷的壮美河山,怎么不让人流连忘返,怎么不让人美景入梦啊?

......

返程的路上,那首《傍晚的巩乃斯河》似乎还在我的耳际缭绕,那种依依不舍的心情油然而生。刹那间,一个“援疆”的念头反复在我脑海里回响,我要力争在我职业生涯里能够有为新疆人民服务的机会,哪怕当一名普通志愿者也行,像古代爱国的士大夫和革命前辈一样,沿着乾隆爷开疆拓土的道路、沿着左公保家卫国的道路、沿着王胡子进军新疆的道路......

梦中的巩乃斯河,我一定还会再来的。

 
     
     
来源:益阳市纪委市监委    作者:尹立